May 13

《蜗居》:如何将高贵、忠诚的价值理念给予下一代? 不指定

碟舞飞扬 , 17:18 , 网海拾贝 , 评论(0) , 引用(0) , 阅读(1411) , Via 本站原创 | |
一、女孩要富养,性格才能高贵。

女孩要富 养,性格才能高贵,这是一条硬道理,郭妈妈明白这个理。但她不明白,富养有时和钱没有多大关系,而是在于你是否给予你的女儿足够的关注。女孩在成长时是要 比男孩精细很多的,如果你不能令她感到受宠,她很容易敏感自卑,潜伏下自轻自贱的性格。

海藻是 超生的产物,是差点被抛弃的孩子,连名字都是随便起的。这是事实,但他们千不该万不该让海藻知道这件事,或许他们省吃俭用时曾经随口抱怨过他们不该多生一 个女儿,就像《金婚》里的佟多多那样--当多多知道自己名字的由来,母亲曾经庆幸自己的诞生令家里多了一个月粮票时,她选择了自弃,当了很长时间的女混混。
蜗居

海藻的性格不像多多那样硬朗,她软弱,毫无主见(在她没有靠山的情况下),于是她唯姐姐马首是 瞻,差不多把自己当成姐姐的附属。她爱姐姐的心我很感动,但她失去理智地为此牺牲人格与前途,并长期以此作为心理依据与借口,继续当二奶以满足自己的虚 荣,我无法认同。

有人说海藻单纯,我没看出来。首先从外表说起,这个演员选择得很好,因为她不符合许多人对二奶 的想象:要么是貌似天真清丽的洛丽塔,装纯极富技巧,通身年轻的女孩气;要么是性感魅惑的狐狸精,说话慵懒、城府极深,月色都掩不住的女人味。

海藻只能算清秀端庄,并没有什么极强大的特质,如果有,那就是温柔加上傻气。其实这才是许多二奶的真正模样,本人不 巧生活中见过二位这样的女性,她们和海藻一样,不清纯不性感,就是淑女,说话永远柔声细气。真应了亦舒女士的话:人尽可夫的女人,都挂着一个淑女的招牌。 男人想找二奶,要的就是这种型,家里的黄脸婆唠叨,装纯或性感他们这把年纪未必招架得了,柔顺傻冒好使得很,必要时也更好甩一些。所以,她们其实并不似自 己想象中那般风情万种,只是更容易占便宜而已。

至于性格,一开始就没看出她纯。人们往往把聪明 和心机混淆,把纯真和愚笨等同。不如我们用《红楼梦》里琏二爷屋里的三个女人作比较,一看便知:王熙凤聪明、有心机;平儿聪明,但纯真没心机,她只会迂回 地保护自己,适当地保护他人,从不损人利己;尤二姐则有心机,但是愚笨,别人眼看要打上门,她还在玩小盘算,以为自己快赢了。海藻就是尤二姐,连命运都差 不多,孩子都被原配打挂了,还好留了条小命。

当她对着店里的冰淇淋垂涎三尺,挣扎于心;当她对着普通的家常菜拔来拔去找好吃的部分,我就想 这姑娘迟早得完--女孩是不能嘴馋的。一个女孩如果童年时总惦记别人家的盘子和糖盒,少年时总变着法的要挟或央求同学请她吃饭吃零嘴,没几个家长知道了不 会怒火中烧的。吃东西是最基本的欲望,撑得挺饱的也不饿,却还要在这样的事上挣扎烦恼,或者受人恩惠,那么其他方面的欲望估计也不低。难怪她会为了买些高 档时装费那么多时间和心思;难怪她后来跟着宋思明吃点好的就那么兴奋,拿着现金享受服装店小姐惊讶的表情。这哪还有个淡定自然的姑娘该有的样子?

欲望有时会成为一个人前进的动力,但海藻没有动力,这和她的能力有关,纵然这样她就应该克制自己的欲望,可一旦利益 当前,她就只会半推半就,没有抵抗。甚至之于爱情,她也一样急功近利--谁对我好,我就依赖谁。我看不出她内心对两个男人的爱,她爱护的只是自己的利益。 男友的青春朝气和稳定后方,情人的有求必应和床第之欢,她两样都要,于是恬不知耻地穿梭于二人之中。情人不跟自己结婚,那么男友一定得追回来;男友走了, 那么一定得再去找情人;情人走了,又开始思念男友、故地重游。过渡自然,不见她思考。

许多人不 喜欢婊子立牌坊。以至海藻的每一句台词不是被男友和宋太唾弃,就是被观众啐唾沫。其实,叉着腰说自己是婊子一样得不到尊重,不如装一装让不知底细的人以为 自己还是淑女,就像应召女郎硬生生抢去了千百年来中国人对女性最美好的称呼--“小姐”,她们也配当古典戏剧和小说里的女主角吗,呸!遮羞布而已,全是遮 羞布。话赶话被人点到了痛处,不弱弱地挡那么一句半句的,她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?

任何女 人,都不该躺上另一个女人的伤口上洋洋得意、逍遥快活,所以二奶当不得。真想当的话,考虑一下你是否有智商、能忍耐、会说话,必要时还要有抗踢打能力…… 要是你什么都不会,就只会东施效颦学美国老电影里的风流娘儿们发嗲,劝你还是算了。

二、爱情有时并不高尚,只是某个人想要的某件东西而已。

这个世界 上,最难得到的东西有两件:一是金钱,二是爱情。金钱是必需品,爱情是奢侈品。人们向来看低必需品,而抬高奢侈品。柴米油盐皆是俗,范思哲才叫高雅。喜欢 钱的被轻视,爱上爱的被赞美。其实,两样都一样,都是人们想要却不易得到的东西,都是必须取之有道的东西,都是通过正当合法的手段才能最终得以实现的东 西。生意做成了,客户把钱打到账上;爱情有结果了,两人去领结婚证。

为了金钱 或为了爱情,不择手段,放弃道德底线,且妨碍法律,都一样要受到鄙薄,二者没有区别。所以,爱情有时并不高尚,只是某个人想要的某件东西而已。为了这件东 西,宋思明欺骗爱人与女儿,用帮助一个年轻女孩来换取对方自愿降低人格做他的二奶,重婚同居,压根就是一个无耻之徒的行径。

你们见过一个高尚的人,就只为爱情不择手段的吗?见过吗?一个能为爱情不择手段的人,往往也能为金钱与权力不择手 段,宋思明就是一个例证。说到底不就是为了自己想要的某件东西吗?不能因为这东西名叫爱情,那些所作所为就变高尚了。这样的人倒不如一个热爱金钱、合法生 财的人,为社会创造财富与就业机会来得高尚。

多数女人都是感性的,一听说爱情,就不知所以。只要对方肯对自己好,他是怎样的人可以不在意, 流氓、汉奸、贪官、黑社会佬、花花公子都没关系。潜意识里,甚至他对别人越坏越好,尤其是女人,玩弄的女性越多,心里反而越得意。只有这样,方才显得自己 魅力无穷,具有铁幕诱惑,人家什么人都不爱,对谁都没感情,就对你柔肠百转。

当一个功 成名就,家有太太,还能挥手招来一片云彩的男人,偏偏就要对海藻霸王硬上弓时,海藻也不过是为了维持自己一贯的淑女形象推了几下,很快就屈服了。她心里没 准止不住地兴奋,回家就老寻思着如何成为双面夏娃,怎样才能在另一边表现得更像个吸引男人的情妇,不知她是不是低俗言情小书看多了。

宋思明是爱海藻的,我不否认。所有包二奶的男人一定程度上都对二奶有些许感情。但是,不爱那么多,只爱一点点。这种 爱不足以使他放弃原配,不足以使他许以未来。甚至,宋思明还不断破坏海藻的后路与希望。他不会离婚,却不让海藻结婚;他不给名分,却要海藻生育;他可以告 诉全世界,他在逢场作戏,玩官场男人的潜规则,却因为海藻随口说的“逢场作戏”而震怒,强迫海藻说爱自己。这一切皆反映了这个可笑男人的龌龊心理。

他那一点爱意皆源于他的心胸狭窄与对青春消逝的恐慌。海藻长得像他心中的初恋,一个人偶尔怀念初恋是可以的,其实更 多的是怀念当时的自己。可一个男人长期对一个得不到的女人耿耿于心,甚至影响此后的生活,不是心胸狭窄是什么?难怪他还具有封建大男子、处女情节及重男轻 女意识。

宋太说得太对。男人年轻时什么都想要,什么都没有。等什么都有了,却又老了。于是拼命追求年轻 姑娘寻欢作乐,简单低俗的贱男直接去夜总会;宋思明这等复杂有才的凤凰男则想要包二奶,他要的是经由物质稳定全局,再通过他的精神力量与假想的青春魅力全 面征服一个年轻女人,令她完全属于他,彻头彻尾地深爱自己。以此弥补自己的遗憾,以此显示自己的强大,以此满足自己的虚荣。每当宋先生拼眉弄眼作死了想要 弄出年轻性感有活力的表情时,我都想砸电视。你以为你阳光少年呀?

所以才总 有老男人像宋思明一样,逼着年轻女孩恭维自己,“咦,你怎么能叫我叔叔呢?”“哦,难道我很老吗?再说我生气啦。”“像你这样漂亮的姑娘会不会喜欢我们这 种成熟男士呢?”这些类似语言,估计许多姑娘都在不同场合听到,他们不是位高权重,就是黄金万两,同样的是,他们都庸俗下作,不见那个年纪的男人应有的沉 稳优雅,应有的尊重女性与后辈。

宋思明死得活该,我不认为他是为海藻而死。他那是畏罪,加上家有男丁的希望彻底破灭,于是放手 让大车撞自己。就算你认为他爱海藻也爱到骨头里,就是为海藻死的,我也不动心。一个人,是多重身分的结合。在老婆面前,他是老公;在女儿面前,他是爸爸; 在百姓面前,他是公仆;在道德和良知面前,他应该是个大写的人,一个真正堂堂正正的男人,这些全做不到。就算他在二奶面前是个好情人,有什么用?

三、妇女解放,所谓何事?

曾经世界妇女大会在中国召开,我们向全世界展现了我们的妇女地位,我们的妇女就业率最高等等。 其实,中国的妇女解放只有两件事:出门赚钱和情欲解放。

妇女解放 的初衷是给予妇女更多的选择,没想到开一扇门关一扇门。家庭主妇哪怕在家再受宠,出门也倍受争议。这不难理解,社会经济使然,城市生活成本太高,不忽悠妇 女出门上班,谁来帮助男人们养家。但奇怪的是,职业女性居然也不受尊重。

你既然肯 抛头露面出来上班,那么你一定没什么底线吧,那么好吧,我们男人们、单位间都要喝酒劝酒才能成兄弟,席间没有“灵魂按摩师”怎么可以,一定要有女职员。但 凡从事商业工作的,上到部门经理,下到收发室职员,有几个没有被上级老板要求晚上加班陪酒、陪吃、陪唱唱跳跳的。事业单位、公务员,只要单位间有往来,应 酬也不会比公司少。

为了保证饭碗,你不得不牺牲和家人相处的时间,八小时以外没有加班费且伤身体地一杯杯灌下去, 直到腾云架雾、五内翻腾。一不小心被某位人物看上,不接受还得让你穿小鞋,谁让你不懂得沟通感情,谁让你影响我们的财神爷,谁让你不和客户约会让部门业绩 降低……

年过三十,已婚,有孩子,不属可YY范围,陪酒就没啥意思了。好吧,那你就窝在办公室里终年加 班吧,二十四小时卖给公司了。稍有不顺就骂你“黄脸婆”,谁让你上着班还有老公孩子,我要给你产假,还要忍受你惦记家里、不把全部心思放在工作上。换句话 说,自己的老婆就得一心一意爱家,别人的太太最好别老想着家里,工作要紧。哼,这世界不要太和谐……

女人解放了,可以施展智慧、体现自我价值了,聪明能干如杨澜鲁豫,还能有自己的事业。可多数女人不是杨澜,她们有的 不是理想的事业,只是职业而已,养家的职业,这样更理应得到男人的尊重。未婚的陪酒,已婚的算黄脸婆,你们以为女人帮着你们算什么?女人抢着帮男人上班, 男人却未必抢着帮女人做家务,养孩子更全是女人的事,男人也抢不走。

不要一谈 到赚钱养家就妇女解放,一谈到家务孩子就封建思想--这是女人的事;不要一谈到酒局作陪就妇女解放,一谈到别人的家务孩子就露出资本主义老板的嘴脸--你 们黄脸婆就是不好好上班……体谅一下吧,你也有母亲和太太。

情欲解放 更不必说,希望女人在年轻时都不怕忌讳,二奶情妇都有脸当,方便他们满世界当采花贼;在年老时要安静详和,外面的别自以为还是美女头上戴朵花,家里的别骂 嚷嚷像胡紫薇把家丑全数出来。女人解放了,以为也占便宜,以为男女平等了,却不知有些事永远平等不了。到时怀孕、手术全是你的事,人家还嫌你不吃药、添麻 烦。

明知道女性由于各方面的原因,在离婚问题上处于劣势,却没有什么好的法律法规维护妇女的各项权 益,以至小三问题一来,权衡利害,还是得忍气吞声,别无他法。于是后方稳定,红旗不倒,更加剧小三问题,毕竟老婆不能丢。这几十年风风雨雨、起起伏伏的感 情,外头的小三她能比吗?老了不中用了,还是得老婆搀着;出了事了,还是得老婆帮着。多能算计!简直是外人享福,内人受气。怨不得宋太推海藻那一把。

中国的妇女解放几十年算白搞了,确切地说,全为男人们忙了。

四、某时,那些无力避免的自私……

看这部剧 最令我难过的,是海萍和苏淳。他们不是坏人,只是普通人,有一点虚荣,有一点无知。当他们埋怨工作还要负担各项人际费时,当他们辛苦地在城市里奋斗时,也 会责怪社会的不公,也一定讨厌贪官们。可是,当宋思明一次又一次地帮助他们时,尽管目的明显,代价是妹妹的前途,他们却无力拒绝,不能避免自己的自私。

我不忍心责怪他们,高利贷和牢狱之灾对一个普通百姓家庭,都是灭顶之灾,他们只能接受。也许他们会告诉自己说--做 小三的不是自己,他们没有让海藻做的,是她自己选择的,自己没有做对不起别人的事……

但如若他 们肯做一个榜样,让海藻明白金钱买不来一个人的尊严,也许海藻不会那么笃定地继续走二奶的路。我想,当宋思明总能替她解决所有的麻烦,使她总能具有优越感 地在姐姐面前拍胸脯时,她就更坚信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了。小恩小惠,吃好点喝好点穿好点,海藻都乐不可支,何况“大恩大德”了。

还是郭妈妈想得明白,作为一个公仆,替老百姓解决困难本来就是他应该做的,可他却利用这一点,引诱年轻女孩,换取寻 欢作乐,真算得上坏事做尽,死得其所。

老百姓的一点实际困难,难道就只能靠一个老太太的搏命和一个年轻姑娘的前途才能解决吗?

更让我难过的是,尽管海萍经过努力,事业开始成功起步,但开始的线是谁搭的呢?居然还是宋思明这种货色。显然,金钱 与权力的影响,已经无孔不入,无法回避。

整部剧中,最完美的角色,竟然是美国人马克。他绅士、宽容,无私地帮助女性朋友,没有任何企 图。假使宋思明有马克的高尚情操,当他看到一张年轻的,酷似他初恋的稚嫩面孔时,能动一点点恻隐之心,只是无私地帮助她,来使自己内心得到平静与快乐。那 么,整个故事就会改写。难道只有在发达国家,才会有马克那样的男人吗?

经济的发 展影响着我们的价值理念。我相信,我们会越来越富裕,但有钱不是最重要的。重要的是,如何将高贵、忠诚的价值理念给予下一代。

那些理念,绝不是成功男人的身边一定要有二奶的潜规则;绝不是为走捷径就可以恬不知耻;绝不是为自身利益可以默认亲 人沉沦;绝不是曲意奉迎,四处结交酒肉朋友;绝不是女人只能无奈忍受背叛的伴侣;绝不是小老百姓只有成为茅坑里的石头才能换来栖身之所;绝不是为了榨取更 多的商业利益就可以不尊重女性、不理会民心、陷害忠良、官商勾结、极尽无耻之能事……

如果这些 是转型期的痛苦,那么快点过去吧。给冉冉、婷婷及正雄一个更美好的世界。我真的不希望,长大以后,他们又变成了《蜗居》里的大人。
Tags:
发表评论

昵称

网址

电邮

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[登入] [注册]